设为首页   |   收藏本站   |   联系我们

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军团的诞生——弋(阳)横(峰)农民武装大起义
来源:方志敏纪念馆  作者:方志敏纪念馆  浏览次数:1934
“八一”起义后,全国形势起着激烈的变化。这种变化,在当时的赣东北弋(阳)横(峰)地区也并不例外,只是由于当时各地的具体条件不同,因而表现出来的具体地形,也有不同。
    在“八一”起义前,革命高潮时期,弋阳、横峰的农民,在党的领导下,基本上打倒了地主阶段,取得地方政权和地方武装。蒋介石在“四一二”叛变后,造成了革命与反革命汉宁对立的局面。李烈钧在南昌被革命群众打出去了,便逃到上饶,组织反革命的赣东省政府,同南京蒋介石合伙,与武汉、南昌革命政府对抗。弋阳、横峰在这种对抗局面中,处在反对反革命李烈钧赣东省政府的最前线。这个时期,革命与反革命的武装斗争是不断的,而且是较为激烈的。农民自卫军和广大武装农民群众,完全以自己的力量夺取弋阳和横峰县城,曾经曾经数进数出。只困当时蒋介石在南京不断增援上饶的反革命力量,而弋、横农民自卫军和革命力量,便不得不被迫地逐步转入弋、横山区。
    “八一”起义的影响很大,所有的反革命势力,无论是南京或武汉,无论是南昌或上饶,都不能不集中力量去应付当时的那种激烈变化。南京的反革命蒋介石政府和武汉的反革命汪精卫政府合并了;上饶的反革命赣东省政府撤销了;原来集中在上饶和联系南京、上饶之间的一些较大的反革命分子,争夺地位去了,在他们指挥下的反动武装也抽走了;反革命的赣东省政府原来占领的几个属于江西的县分,仍划归江西南昌反革命朱培德的省政府管辖了。当时的朱培德和他的政府怎样呢?(1)朱培德在汉宁开始对立的时候,特别是在南昌革命群众打走李烈钧的时候,把自己装扮成为革命的,企图以此来欺骗广大工农革命群众。但他在革命斗争越来越尖锐的过程中,便逐步暴露了他的反革命狰狞狞面目。例如:诬蔑工农运动过火;三次“礼送”共产党出境;发布停止工农运动的反动命令;最后就变成了南昌“八一”起义的直接敌人。(2)“八一”起义的胜利,打得朱培德狠狠不堪,不得不集中力量去收拾这种残局。(3)“八一”起义之后,接着秋收起义,江西地区差不多遍地都发生农民起义,虽然没有能够把当时反革命朱培德的政权打倒,但也迫得他们手忙脚乱。正是由于这些,当时反革命朱培德的省政府,除了派几个反革命县长去接管赣东和弋、横各县的反革命政权外,对我们已经转入弋、横山区的农民自卫军武装,一时确实无力组织进攻。
    这个时期,弋阳、横峰的反革命情况怎样呢?赣东北各县的反革命情况怎样呢?我们原来被迫转入山区的弋阳、横峰农民自卫军的情况又怎样呢?
    弋阳、横峰的反革命,在革命高潮时期,就就基本上被革命力量打倒他。他们的政权和武装都已失掉,他们的影响在群众中大部被扫除,他们的财产有的已被革命没收。“八一”起义后,逃亡在外的反革命分子,虽然能够依靠反革命县长勉强回到县城,但不敢回到乡村的老家。已经回到县城的反革命分子,为了争夺反革命的领导权,内部矛盾重重。在这样情况下,如果没有外来反革命武装力量的增援,他们要完全依靠自己组织必要的反革命革命力量,立即向已经转入山区的农民自卫军作坚决的进攻,是不可能的。
    赣东北各县的反革命,在革命高潮的时候,都起了变化。原来在北洋军阀时代无恶不作的老反动分子,一时不能不退到政治舞台的后面去。有的就地隐藏起来,有的逃到南京,有的逃到武汉,有的逃到南昌、上饶,还有的隐藏在革命队伍中。“八一”起义后,这些反革命分子,也和弋阳、横峰的反革命一样,都争着出台。他们反对革命虽然是一致的,但是他们为要争夺本县的反革命领导权,镇压本县的革命群众,因而,各县的反革命分子要想迅速联合起来,进攻弋、横地区早已转入山区的农民自卫军武装,也是不可能的。
    弋阳、横峰已经转入山区斗争的农民自卫军和党的领导怎样呢?在“四一二”之后,经过多次的战斗,被迫转入山区。在战略上已由进攻转到防御,一面积极地保存革命队伍的力量,另一面不断派人到南昌求援。派出求援的同志,在“八一”起义之后,不断地回来了,都带来许多好消息,特别是南昌起义胜利的消息,给了大家以极大的鼓励。大家认为,南昌起义胜利了,必然会有军队派来赣东北。坚持到那个时候,我们就胜利了。但消息总是消息,光靠好消息,坐等外援,是不行的,只有时刻注视着局势的变化,机警灵活的决定自己的行动。
    根据当时局势的变化和敌我力量的对比,“八一”起义后,在全国形势激变中,弋阳、横峰以及赣东北地区,反而出现了一时较为平静的局面。这种一时较为平静的局面,是中国革命发展不平衡规律的具体表现。但这只是表面的、一时的现象。实际上,革命与反革命双方都在积极准备力量。大家都意识到,更大更激烈的你死我活的斗争,不久必然到来。
    弋阳和横峰的反革命怎样组织反革命力量,向革命作坚决的进攻呢?弋阳的反革命分子首先以反革命县长为中心,组织国民党反革命的县党部。其次,便进行反革命清党运动,把地主、土豪纱绅和反革命分子都收集起来。第三,积极组织反革命的警察队,并多方欺骗群众。第四,向反革命朱培德省政府请求派武装增援。第五,散步谣言,并派反革命的警察大队逐步向农村进行勒索,要税要款,甚至带着地主、地豪劣绅,收租逼债,追捕曾加入过农协的会员。横峰的反革命分子和反革命县长,首先在河口镇集中,由驻在河口的反革命朱培德的军队派了一个连掩护,才敢进占横峰县城。进占县城以后的做法,大体上和弋阳的反革命活动相同。
    这个时候,弋阳和横峰的农民自卫军虽然已转入山区,并且相依为邻,但在对敌斗争上,还没有直接联合起来行动。他们的武装虽然少,人数不多,行动不定,但他们和广大农民群众有密切联系。出城收租逼债的地主、土豪劣绅、反革命分子,如果没有反革命武装掩护,或掩护的力量太小,都有被农民自卫军和农民群众消灭的可能。
    正在这样斗争的局势下,方志敏、黄道、方志纯同志和我等都先后回到弋、横山区,并与农民自卫军取得联系。革命阵营,大为振奋。因为这个地区的革命,从头就是我们领导和组织起来的,并且有密切联系的。
    以方志敏为首,迅速地在弋阳窖头村召集了五县会议。除铅山外,弋阳、横峰、贵溪、上饶(会后赶到)都派代表出席了会议。
    会议是在秋收割禾的时候召开的。这个时候,各县的地主、土豪劣绅、反革命分子,正开始带着武装向农村进行收租逼债、索捐勒款,广大农民群众深刻感到,不革命就无路可走。同时全国各地农民武装起义的消息,又在不断传来。出席会议的同志,革命情绪,极为振奋。会议分析了当时的形势和赣东各县的情况,强烈地反映了当时广大农民群众的迫切要求。决定组织武装起义,夺取政权。
    怎样组织武装起义、夺取政权呢?
    一、会议制定了宣传大纲。大意是:国民党反动了,汪精卫、蒋介石合夥了,他们向帝国主义、军阀、贪官污吏、土豪劣绅投资了。他们要来向革命进攻,他们要来向革命的人算账,要向工人、农民算账,要向工会会员和农协会员算账。在这些反革命的统治下,工人阶级和农民群众是永远也见不着天日的。现在只有中国共产党是坚决革命的,是坚决忠诚于国家和工农群众利益的。广大的工人、农民要想解放,要想见到天日,只有在共产党领导下,和共产党员一起,组织起来,武装起来,打倒国民党,夺取政权。我们工人、农民是人民中的绝大多数,一百个中国人里面,我们有九十五、六个人,敌人只有四、五个人。我们团结一心,坚决打击敌人,胜利一定是我们的。
    二、会议通过了武装起义的纲领。这个纲领,就是把宣传大纲上的思想编成为下面的几句话:
    推翻帝国主义,打倒国民匪党;
    铲除贪官污吏,肃清土豪劣绅;
    废债分田分地,建立劳农政府;
    如果中途变心,刀斩弹穿不赦。
    这个纲领,特别是废债分田分地,建立劳农政府,普遍深入人心,并产生了巨大的力量。
    三、会议通过了武装起义的组织形式。这个组织,当时名为农民革命团。以自然村为单位,秘密发展。团下设排,排下设班,每团须在三十人以上。秘密串连,到了三十人以上,就组织成团。在举行成团典礼时,每个团员都要宣誓,要忠诚于革命事为,要遵守如下公约:
    1、绝对保守秘密,不得走漏消息;
    2、利用亲邻关系,秘密发展新团;
    3、利用打猎名义,各人准备武装;
    4、大家齐心协力,听从上级指挥。
    四、建立党的领导机构,成立武装起义指挥部。会议决定党必须统一领导,成立了五县的党委会。选举了方志敏、黄道、吴先民、邵棠、方远辉、方志纯同志和我为党委会的委员,并以方志敏为书记。规定在未与上级党取得联系以前,党委会就是五县统一的最高领导机关。在党委会之下,成立了起义指挥部,并以方志敏兼任总指挥。
    窖头会议,使弋阳、横峰的革命形势起了显著的变化。自“四一二”以来,革命不断退却的局面终止了,开始向反革命进行反攻。
在窖头会议后,绝大多数同志展开了艰苦的工作。有的日夜奔跑,进行秘密的宣传活动;有的改名换姓,到陌生的地方去进行工作;有的日伏夜出,进行活动。就这样,窖头会议的精神和决议,迅速传布到广大农民群众中去,新的革命力量,迅速地增长起来。
    当时在广大的农村,特别是曾经组织过农民协会并发动过斗争的地方,反革命的进攻极为频繁。抢劫勒索,非刑拷打,捕人杀人,残酷非常,无数的革命群众遭受了惨祸。广大农民群众在反革命武装进攻和残酷的蹂躏下,感到“命运相同”。当他们秘密听到窖头会议的精神和决议时,好象听到“救命王菩萨到了”,参加革命团的农民非常踊跃。有的自然村,一时没有人去工作,农民只要听到消息,就自动派代表冒险来山区找革命团的关系。
    当时的农民自卫军积极地进行游击活动,密切配合秘密组织农民革命团的工作,是非常重要的。反革命分子如果出城下乡,农民革命团的团员就会很快地密报自卫。自卫军得到消息,了解情况,就把枪支隐藏在便衣内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进行袭击。这样不断地行动,吓得反革命分子躲在城内,没有武装掩护就不敢出城下乡。即使有武装掩护,也不敢远离地区,在乡过夜。这对于展开农民革命团的工作,造成了有利条件。
    由于窖头会议决定的正确,同志们的艰苦努力,广大群众的迫切要求,特别是农民自卫军武装的积极配合,农民革命团的组织发展得很快。仅一个多月的时间,组织了上百个团。弋阳北乡地区和横峰的大部分地区,除少数较大的自然村以外,大多数的村子都有革命团的组织。以弋阳漆工镇和横峰青板桥为中心的地区都组织起来了。纵横数十里,相互联成一片。群众的革命情绪极为高涨。革命武装起义的形势,迅速地成熟起来。
    窖头会议,预计革命武装起义的时间,在旧历年。因为旧历年关,地主、土豪劣绅、反革命分子一定要利用年关习惯,向农民进行收租逼债,而广大农民反抗的斗争也必然激烈。这个时候,举行革命的武装起义,较为有利。农民群众一旦组织起来,就迫切地要求迅速起义。他们说:“要掀开来,再也秘密不住了。”我们劝告农民革命团,要争取时间,尽量扩大组织,以免起义地区过小,不易战胜敌人。这个时候,全国各地起义的消息,源源不断地从反革命报纸上可以看到。特别是广州起义,井冈山会师,都极大地鼓舞了我们。在弋阳、横峰县城内的敌人,怕旧历年关到来,革命势力更加发展,也争取时间,提前加紧收租逼债。年关越近,逼债越紧,农民真的“再也秘密不下去了”。大概是旧历十二月初,公历十二月底,横峰的反革命派了警察队二十余人,到楼底蓝家勒收税款。这里恰好是方志敏亲手组绢农民革命团的地方,农民早就迫切要求起义了,无奈找不到机会。反革命警察队到来,农民革命团一面暗中武装埋伏在村里,一面派人殷殷勤地招待他们吃饭。当他们正坐下来吃饭的时候,伏兵四出,倾刻之间,就将反革命警察队武装缴了。轰轰烈烈的弋、横农民武装大起义的序幕揭开了。
    起义总指挥部当天得到楼底蓝家的起义消息,认为起义时机已经成熟,便通知各村农民革命团,即日就地武装起义,并积极支援邻村,坚决进攻,扩大革命地区。
    凡是接到总指挥部通知的农民革命团,都立即武装集合,召开本村群众大会。当场宣传武装起义,进行全村革命户口登记,并立即扩大农民革命团组织,成立农民军。强迫地主交出契据、租约、借字,立即当众烧毁。实行废除债务,实行分田分地和镇压反革命。对罪状大恶极的地主反革命分子立即逮捕法办,并当众宣布没收其财产。各村没收的反革命财产,一部分用以分给本村的贫雇农和革命的人,另一部分用作本村的革命经费。对于一般的地主,如果不作反革命,自愿捐助一部分财产,他们的户口也准登记,但登记他们的户口是另一本册子。这样各村的农民革命团武装自己村里的命,各村的反革命是无力抵抗的。一、二日之内,都取得了胜利。
    取得了本村革命胜利的农民革命团,立即扩大,组成农民军,自动武装出发,援助邻近尚未起义的村庄。如果某村反革命武装抵抗,就结合几个村的农民军,组织联军,坚决进攻。
    武装起义的消息,很快的传遍远近。邻近的地主、土豪劣绅、反革命分子一时吓得手忙脚乱。邻近的农民群众,兴高采烈,纷纷派代表来起义的村庄,要求支援起义。因此兵分五路,积极向周围发展。
    第一路,由花春山、邹秀峰、黄端喜、蓝广平等指挥,以楼底蓝家为中心,积极向横峰城和弋阳城发展。当时横峰的敌人很快就得到河口敌人一个连的支援,并出发向楼底蓝家进攻。我军得到这个消息,预先通知各村的农民军,埋伏在沿途附近,掩旗息鼓,让敌人进来。敌兵进到楼底蓝家,家突然四面山上和树林里,炮声隆隆,杀声震天,敌人不知农民军有多少,便调头逃跑,一直跑进横峰城,紧闭城门,死守待援。弋阳城内敌人吓得一时也不敢妄动。于是两城之间数十里,所有村庄,都竖起了革命胜利的红旗。
    第二路,由吴先民、黄球、钱壁、项春福、吴先喜等指挥,以青板桥为中心,积极向铺前、霞坊等地发展。农民大军所到之处,各村内部立即响应,未经战斗,兵不血刃,连下数十村庄,直逼横峰城。
    第三路,由程伯谦、丘金辉、胡粹方、喻传才、黄立贵、李穆等指挥,以枫树坞为中心,向葛源、璜村等地发展。进攻葛源街,一战而胜,军威大振。数十村庄不战而下。那时有民谣:“葛源三千烟,出了程伯谦。伯谦开了口,举人老爷也得走。”
    第四路,由黄镇中、方远辉、方远杰、方华日、邵伯平、洪坤元、方胜喜等指挥。以漆工镇为中心,向中湖坂、芳家墩、姚家畈一带发展。这一带大村大姓较多,不易进攻。但大村附近的小村,都在农民援助下,取得了起义的胜利。
    第五路,由雷夏、余汉潮、舒翼、甘遇霖、方华根等指挥,以樟树墩为中心,向周围发展。在起义之后,周围各村农民派代表请求支援的很多。农民群众说:“只要雷夏到,红旗竖起来,我们各村的革命就会胜利。”当时有许多事实也的确如此。雷夏到哪里,哪里的红旗就高高飘扬。
    五路农民军同时积极向前发展,捷报频传,声势浩大,这是武装起义胜利的最高峰。
弋、横农民武装大起义之前,弋阳、横峰的敌人,早就千方百计,向反革命朱培德省政府求救,朱培德只派了一部分政治工作人员率领一个连进驻河口。当起义爆发后,这个连在横峰楼底蓝家被打败了。农民军猛烈向外发展,声势日大,反革命阵营勘为恐慌,于是朱培德又增派了一个团的兵力到河口。该团到河口后,迅速分兵进驻弋阳城和横峰城,并布置向弋、横革命起义地区大举进攻。
    弋阳的反革命得到反革命朱培德的军队支援,秘密派便衣队进占了马王坡村。这个村子当时正在酝酿起义。反革命便衣队进村以后,酝酿起义的活动就停下来了。反革命便衣队和当地的反革命分子即利用这个机会,派人伪装革命农民,请雷夏前去支援和领导起义。雷夏一时大意,未辨真伪,中了敌计。刚刚进村,伏兵四出,雷夏和他的父亲及随从数人,拔刀格斗,杀死了几个反革命分子,自己也英勇壮烈地牺牲了。这一路农民军的发展,开始受阻。
    横峰的反革命利用新增援的反革命军队,伪装起义,开到青板桥要求吴先民、黄球亲自收编。吴、黄二人未将情况了解清楚,便亲身出来收编。反革命分子立即逮捕了他们。这一路农民军的士气,暂时时受到挫折。吴、黄二人被捕后,关押在河口天主堂。天主堂的穿窗户,都是铁条的窗栏杆,铁条与铁条之间空格相当大,吴、黄二人身体矮小,当晚就钻窗而逃。吴、黄二人逃脱后,急速回到青板桥。这一路农民军的声势,又复大振。当时的民谣说:“横峰有了吴先民,不愁天下不太平。”横峰敌人逮捕吴先民和黄球的阴谋,完全失败后,随即派兵进驻葛源。
    程伯谦、丘金辉等率领的农民军,机动的退出了葛源,并派人到起义总指挥部报告情况,请求集合各路的农民大军,夺回葛源。当时认为,乘敌脚未站稳,彻底消灭敌人是可能的,于是集合五路农民军,会攻葛源。由于走漏了消息,敌人早在中途埋伏。农民军万余人,浩浩荡荡,正在弯曲的山地里前进,突然山上枪声大作,我军大乱,火速分路撤退。敌人见我军众多,甚为恐慌,在山上打了一排枪,便从山后溜走了。
    葛源之役,虽然没有获得胜利,但我们得到的经验教训是极为有益的。这就是农民军如果没有主力军为核心,而贸然与反革命军队进行正规作作战,胜利的把握是不大的。
    敌人进攻的消息不断的传来,情况又起了新的变化。从消息的分析中,我们知道河口敌人不断在向弋阳、横峰城增兵。横峰敌人已分兵进占葛源和铺前。弋阳的敌人也派兵出城进占了过港埠、中湖坂、樟树墩等地。敌人的围攻与我们的反围攻战争开始了。当时我们知道,当前的敌人,不是过去的地方反革命警察队,而是反革命蒋介石、朱培德指挥下的正规军队,要战胜这样的敌人,是不容易的,如果象起义时一样,仍用大量的农民军作战,将会招致严重的损失,甚至招致革命的失败。各村的农民军在葛源之役后,均已回村,也不容易集合起来作战。怎样办呢?我们的办法是:
    1、各村的农民军即作为本村革命群众不脱离生产的武装。就地保卫革命群众,严密警戒,巩固革命胜利,侦查敌情,镇压反革命,并相机打击敌人。
    2、干部尽量不脱产,就地与群众结合,依靠群众和各村农民军进行工作。不得不脱产的少数干部组成武装工作队,镇压反革命,严密封锁敌人,积极地扰乱敌人,分散敌人目标。
    3、集中各路的步枪,建立脱产的革命正规军。当时集中的步枪有二、三十枝,编成一个连,由邹琦、彭皋负责率领,密切结合广大革命群众,巧妙地保存自己,壮大自己,积极配合武装工作队和农民军,集中力量,机动地打击敌人,消灭敌人。
    就这样,以集中的正规军为主力,以干部武装工作队为各地的骨干,以不脱产的农民军和广大革命群众为基础,这样,结合为一体,统一在党的领导之下,轰轰烈烈的弋、横农民武装大起义开始转变为全民的革命游击战争。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军团便从此诞生了。
    一九五九年四月八日写于南昌
网站首页    |     方志敏生平    |    资讯中心    |    党的建设    |   红色景点    |     历史文化    |     追念伟人
Copyright ©2013 FANG ZHI MIN MEMORIAL. All Rights Reserved.
上饶方志敏纪念馆·闽浙皖赣革命根据地旧址管理委员会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
联系方式: 0793-8213935 5883622 通讯地址: 上饶市信州区锦绣路2号广信大厦B栋14栋 赣ICP备13001019号